追书屋 > 其他小说 > 姜六娘发家日常 > 第555章 原形毕露
    ,姜六娘发家日常任家前院大门口,一辆不起眼马车内,仁阳公主低声劝着乐阳公主,“大姐,咱们坐上一坐便走吧,免得他们不得自在。”“自在?”因为姜枫,被关在公主府内一年不得自在的乐阳公主,一年的乐阳公主,目光狠厉地从院内走出来的姜枫,“本宫登门道贺,他为何不自在?”仁阳公主含笑道,“大姐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咱们是大周公主,是天之下除了皇后外最尊贵的女人,咱们来了,他们自当以君臣之礼待之。”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?看着内院被众人簇拥着走出来的大肚子的妇人,乐阳的目光像是淬了毒。姜枫避自己如蛇蝎,却向皇兄讨旨,娶了个妓子为妻。仁阳公主向从任府走出来的丈夫投去一个无辜又无奈的眼神,才将目光转到皇长姊身上,瞧见她恨恨地盯着姜枫夫妇,眼底精光一闪而过,低声劝道,“大姐,姜枫之妻怀孕已满九月,实不宜久跪。咱们下车吧?”乐阳公主在宫闱之中长大,任性格再暴虐,该有的分寸还是有的。她来此不是彰显公主威仪,而是为了让皇兄看到她已真心悔过,“好。”两位公主下车,院外围观和院内跪拜的众人都高呼公主千岁、千岁、千千岁。头戴金枝,身披紫霞的乐阳公主抬袖,“众卿平身。”“谢公主。”姜二爷与众人一起道谢,侧身小心扶着妻子站了起来。姜二爷还未开口,雅正便低声道,“二爷放心,妾身和孩子们绝不会有事。”姜二爷怎能放心,他恨不得抱起妻子奔回西院,将她藏起来。看到他们夫妇相互搀扶私语,乐阳目光阴沉,声音却出奇地温和,“春儿,来。”三岁的邓长春听到长公主叫他,吓得往叔叔身后躲。邓元烈握紧了侄儿的手,带他到乐阳公主面前行礼。惊吓过后,邓长春记起了祖父的教导,颤抖着声音道,“孩儿拜见公主。”邓元杰死后,平西侯便将这孩子养在他名下继承香火。邓长春入侯府后,平西侯曾带他进公主府给乐阳磕头,乐阳第一眼看到这孩子就不喜欢,邓家也像防狼一样防着她,所以邓春常入侯府两年,乐阳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今日,她却非常亲和,弯腰亲手拉起邓长春,握住他的小手,笑道,“本宫进宫面圣后,迫不及待地想看春儿是否长高了。听你三姑姑说,你来任府道贺,本宫便顺路过来看看。春儿长高了,也壮实了。”“确实是壮实了。”仁阳公主摸了摸邓长春头上的狐狸皮小帽,抬眸笑着与姜枫道,“本宫与长姊不请自来,还望姜大人勿怪。”我怪又能怎怎么样?姜二爷躬身行礼,恭敬道,“万岁赐给凌生的府邸今日开宅,两位公主能来,臣等荣幸之至。”黄丽妍上前拉住母亲的衣袖,笑道,“刚要摆筵席,母亲和姨母来得正好。”“说得好像我们是专门来蹭吃蹭喝一样。”仁阳公主刮了刮女儿的小鼻子,抬眸看向仁阳公主,“这座宅子是皇兄赐给任凌生的,咱们进去转转,回去后也好讲给皇兄听,姐姐觉得如何?”仁阳公主点头,拽着邓长春往里走。看着侄子踉跄的脚步,邓元烈心中焦急,低声吩咐侯府侍卫,“速速回府告知侯爷。”比起富丽堂皇的公主府,任家的小小院落实在没什么可观的。姜枫引着两位公主参观前院进入后院时,给儿子使眼色。江凌立刻会意,请贵客们到前院正厅落座。两位公主突然驾临,让众人措手不及。可当着仁阳公主驸马黄通的面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。郭静平将江凌拉到一边,低声道,“凌儿,你速去内院,这里有我们在,你放心。”江凌点头,示意裘叔招待好贵客。他疾步入内院,去追父亲。谁知刚过习武场,便见父亲沉着脸向外走。江凌连忙上前,“父亲?”“摆宴。”姜二爷沉声吩咐道。江凌应下,又担心地向里忘了一眼。“不会有事的。”姜二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也不知是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。内院堂屋,乐阳公主坐稳后,淡淡吩咐道,“都立着干什么,坐吧。”“谢公主。”姜慕燕和姜留扶着母亲坐稳,心中刚安稳了些,抬头却遇上乐阳公主冷厉的目光,心一下就又揪了起来。入了内院后,她就原形毕露,不装相了?身后是怀孕九月的母亲和瘦弱的姐姐,姜留站稳脚跟,冲着乐阳露出灿烂的笑脸。面对这张肖似姜枫的笑脸,乐阳公主心里涌起一股邪火,脸色越发阴沉了,缓缓问道,“你是姜留?”这火药味十足的问话,让姜慕燕脸色刷白,姜留眼含敬佩,规规矩矩行万福礼回道,“长公主您记性真好,臣女正是姜留。马上就要开席了,不知您和黄伯母可有什么忌口的东西?”乐阳公主目光扫向姜留身后的雅正,“忌口的没有,不过本宫十分想吃烤乳猪。”此言一出,屋内各家夫人如坐针毡。姜留不理会身后母亲拽她衣裙的手,脆生生应了,“真是好巧,臣女也爱吃这道菜。不过今日不知您来,府中厨房未提前预备,臣女这就派人出府去买。黄伯母您呢?”见姜留澄亮的眸子落在自己身上,仁阳公主笑道,“我与长姊一样。”“臣女记下了。”姜留行礼,转身问雅正,“母亲,您知道哪家的烤乳猪好吃吗?”雅正扶着椅子的把手起身,向乐阳公主行礼,不卑不亢地问道,“城中诸家酒,能做好这道菜的有西市百味楼、南市映水楼和东市东篱茶居,不知长公主想吃哪家?”乐阳公主狭长的眸子落在雅正的肚子上,意有所指道,“吃最近的。”“是。”雅正转身吩咐长女,“派人去百味楼点菜,让他们尽快做好送过来。”姜慕燕应下,转身走了出去。能言善道的雅正夫人不开口,柴四夫人和白夫人等人张了好几次嘴都不知该说什么。各家的姑娘立在自己母亲身后,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吭声。黄丽妍觉得难受,笑了一声刚想开口,却见母亲投来警告的目光,她只得闭上嘴乖乖站着。乐阳公主压迫感十足的视线,一直落在雅正身上,半晌之后才问道,“姜枫待你如何?”